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秋山寻野

来源:河北日报 | 从维熙  2019年05月17日07:51

遥想当年的陶渊明,在桃花源的山中,常以巷巾——也就是古人头上的帽翅,过滤其自酿的白酒,以求其纯。时间跨越了一千多年,新时代的文人,虽然无法演绎陶翁的恬淡,只想摆脱开城市生活的喧嚣,在野山中享受一回独饮之乐,也算得上是难得的乐事了。

那年秋天,在京郊密云的山区闲居。看窗外天高云淡,绿叶开始变黄,便走出了乡院。最初,只是想环绕村野转转,感受一下清晨空气的清新。据说这里的大气中含有的负氧离子,比京城内要高出两倍之多,我想用干净的空气,清洗一下自己常年吸烟的黑肺,仅此而已。

出了房舍,信步朝村外走去,秋山的苍绿和天空当中的鸟鸣,让人流连忘返。村外停放着几辆出租车。司机见我神态,便说:“您老是不是想看看周围的风景?不远处有黑龙潭、云雾山,还有……”

我说:“这么办吧,哪儿景致最野,你就拉我到哪儿去。”

“您老上车吧!”司机说:“我拉您到人间仙境去看看。”

“那地方要真有仙气儿,回程我还坐你的车。”

口头的君子协议订下之后,忽然发现,我少带了一件东西,那就是能让人心旷神怡的好酒。既然要到荒山野岭,何不潇洒一回呢?我匆匆回到村舍,把喝剩下的半瓶酒倒进一个小瓶子,塞进衣兜,然后,钻进那辆出租车,向西北方向的山林驶去。

车子开了半个时辰,还没到达目的地。隔窗外望,沿途虽然都是山村,但到处悬挂着“欢迎进园采摘鲜桃和板栗”和“备有客房夜宿,可以品尝贴饼子白水煮鱼”一类的醒目宣传语。我再次提醒司机说:“这可不是我要来的地方,什么果树我都种过,什么样的玉米面食品我都吃过,我要去没有人烟的大山。”司机开始对我咧嘴一笑,一句话揭开了我的老底:“您老的名字,我虽然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有十多位作家在这个村里买了房,您老一定是其中的一个,是个写书的。不然的话,哪会有进山寻野的兴致啊。”

这倒也好,他理解我的心态,索性信马由缰,任出租车拉我往山里闯就是了。车子大约又开了半个时辰,在一个名叫“桃园仙谷”的地方停了下来。他告诉我说,进山后舍弃大路,走小路,保证会有所发现。

进山后,一开始我觉得有点受骗上当的感觉。尽管这儿已是大山之腹,但仍有不少游客,如过江之鲫与我同游。景区示意牌上写明,前面山腰有个大瀑布,游客们自然趋之若鹜。我则像一只离了群的孤雁,按司机的指点,沿山间小路缓缓而行。毕竟期望寻找山间的野趣呀。

环山小路非常难走,既没有石阶铺路,也没有示意路标,这正是我要探秘的地方。走了一段崎岖山路之后,我发现,在路旁林木的枝条上,一缕白布条在秋风中飘摇。我猜测,这是进山人怕归来时迷路,而拴系下的路标。这个发现使我非常得意,原来,我并不是第一个来这里寻觅野趣的“情痴”,早已经有先于我者叩访此地了。

果不其然,小心翼翼走了一段山路之后,首先发现了几束开在山坡上的野花。继而,又看到了万绿丛中的红艳,那是枫叶在深秋绽露出它的身姿。更令人心旷神怡的,我听到了潺潺流水之声。寻声而去,一条山泉形成的小溪,流淌在我脚边。

远眺近望,大山空无一人,只有这条轻声唱歌的小小溪流和散落在绿林中间的阳光与我相伴了。静坐溪水边,想看看水中的鱼儿游弋之乐,可是“水至清则无鱼”,亮晶晶的清波中,却有五光十色的花斑石子,横七竖八地躺在小溪流中。我伸手捡出一块琥珀色的石子,对着太阳看了看,里边红色的纹络像是血丝。我爱不释手地看来看去,最后装进衣兜,留作进山寻野的纪念。然后,沿着溪边崎岖小路,继续向山的腹地进发。这时才发现,刚才看见的红色,不仅仅是枫叶之红,还有一片片的山楂树,早熟的红果已然坠落山坡,竟然没有人来采摘。一阵秋风刮过,有的树叶离开了母体,落到溪流之中,顺水漂泊而下。一叶知秋,这真是秋天山野的静物写生。

静——在久久的万籁无声之后,一阵悠长的声音来自天堂。抬头遥望,最初无所发现,但片刻之后,终于看见那是一队大雁匆匆南归。久违了,天空的美神,在喧嚣的城市,无法找到你的身影,在这寂静无声的大山深处,你带给游人的是天籁声声。时光似乎倒流过去半个多世纪,情不自禁地记起了儿时,每逢雁鸣长空,我和小伙伴们仰望雁阵时,呼喊出的童真:

南来的雁,

北来的雁,

在我篮里下窝蛋……

此刻,我虽然没了儿时的梦幻,但在大山深处看长空雁过,仍然激起自己对大自然的一往情深。目送着大雁们的身影,一直消失在长天之角,眼里只剩下天空扎眼的瓦蓝。闭上眼睛,并顺势靠在一块青石板上,从兜里掏出带来的小酒瓶,一口一口地倒进嘴里,将其浓香的浆液咽下喉头。有生以来,这是我第二次在大山中喝酒。当年,在一个矿井下挖煤,为抵制地下潮湿,我在大山之腹地偷偷地喝过白薯干酒。此时,我仍然是在大山上饮酒,一口好酒让我爽透心扉。偶然抬头,层林尽染的大山之巅,又有一轮秋阳为伍,的确令人心旷神怡呀。

遥想当年的陶渊明,在桃花源的山中,常以巷巾——也就是古人头上的帽翅,过滤其自酿的白酒,以求其纯。时间跨越了一千多年,新时代的文人,虽然无法演绎陶翁的恬淡,只想摆脱开城市生活的喧嚣,在野山中享受一回独饮之乐,也算得上是难得的乐事了。

出山时,秋阳高悬。司机问我:“您老玩得开心吗?”我立刻向他表示了谢意,这真是一次沁人心脾的逍遥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