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故乡有草(组诗)

来源:中国诗歌网 | 梦兮1  2019年05月17日07:28

白发

 

母亲走后,头顶上的那块乌云

着了魔似的驱之不去

有许多话想对我讲,张嘴却是轻飘飘的雪花

 

一片我都读不懂

只有落在父亲头上的,我看明白了,加起来就是他所剩无几的日子。

 

春耕图

 

春天一直不敢来。

绿替换白,人间就会少一个懂得务农的老人。

 

他把影子种在地里,能长出汗瓣。

多么美好

可惜这要失传的手艺,最终失传了。

 

影子无处可去,就把自己挂起来,逢春不发。

倒在夕阳里,与白云道一声别。

 

根苗

 

我看见,能收千斤粮的田里长满了草,它们都是被母亲割倒过的再生。

我看见,猪圈,牲口圈,鸡圈都塌了。

我看见,过河的路断到了村口,河倒在前行的路上,永远的合上了嘴。

 

喜鹊走了,巢一直空着,再也看不到衔枝筑巢的翅膀。

星星缩在五弟的眼睛里,替夜空守着最后的犬吠,月亮只字不提。

 

与父亲喝早茶

 

父亲打开门,黎明从封窗里扑进来。

瑟瑟发抖的样子,像一个失家多年的孩子,找到了温暖。

 

黑夜从父亲眼窝里褪去,炉火在他眼窝里燃起来。

 

每一口浓茶都是他所剩无几的日子,我舍不得喝,又想一饮而尽。

 

无尽路

 

最终我还是没能收到新青年创作培训的邀请函。

 

一个四十有二的人

有跨越的想法很久了,可惜

迈步太迟

从南藏河到坪坡川的一里路,我足足走了四十年。

 

我相信,诗歌的这条路我会走上一生。

 

三年制村小

 

说是上课铃

其实是一块铜片,挂在一根镰刀棍上

中间半截铁棒垂下来一根绳子

 

只有敲了几年的老教员才能熟练掌握其中的奥秘

需要领悟,每敲一下都不亚于对待他所剩无几的教龄

 

母亲

 

那些从河道里挖回来的羊脂玉

倒进窖里

就是整个村子赖以生存的甘露。

 

这几年,吃水不缺了,就会越发的想念那种淡淡的咸涩。

——像想念一个远走了的人。

 

无声的遗愿

 

母亲在世,父亲从来都没有

念叨过,关于他的身后事。现在每一次上坟

我都能够读懂他的眼神。

 

他把这一生最温柔的不舍留在了坟院

靠南边的那块空地。

 

有时候,他会不由自主地走几个来回

用等距的脚步丈量,分明就是在计算他所剩无几的日子。

 

愿力

 

那个破四旧时

把菩萨的红袈裟做了裤衩穿的带头大哥,下身烂了。

 

显然不是菩萨的意愿,更不是菩萨所为。

至于菩萨是怎么想的不得而知

乡民都会说就是因为得罪了诸神才落下的报复

……

 

不论说什么,端坐神殿的菩萨,至始至终都笑而不语。

 

故乡有草

 

在喜鹊的叫声中长大的孩子

远走了,喜鹊也留不住。空巢架在白杨树的苦枝上

摇摇欲坠

 

白杨树也长的有气无力。

半个树头交给人间烟火,闪电让它放尽最后一丝热

剩下的还在报告春天

 

雪化了。他们都不在了。闪电几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