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沂蒙红嫂

来源:解放军报 | 黄亚洲  2019年05月17日07:38

思绪里的她,不容易回忆

人们说肯定有这一幕

但是确实,我记不清楚了

我当年的记忆都是锐角、尖利

破碎、燃烧

 

鬼子的一粒很小的子弹,几乎掏空了

我全部的胃、肝和肠子

死神伸过他的左手,拉住了我

这是我能感受到的,我也准备动身了

可是,那一刻,谁解开衣扣

用一个民族的压力

将乳汁,压入一个失血的生命

 

记不得了,当时

我的豁裂的嘴唇,与国家焦黑的土地

是不是一个概念

仿佛,我只是从一个很高的地方坠落

只恍惚记得,一柱瀑布一直跟随着我

 

今天我是带着所有的儿孙

来纪念馆的

但是,这里有那么多的照片

都说是红嫂

都曾在那个燃烧与焦黑的年代

喂养过革命

 

我如同看母亲一样看着这群

皱纹满脸的照片

我的眼泪一直在流,像一柱瀑布

而我的心,依然

在从高空坠落

 

我无法在沂蒙找到那位属于我的

红嫂,我对我的儿辈与孙辈说

若是没有沂蒙,也就

没有你们了

你们要在中国地图上常常找找沂蒙

沂蒙山很饱满

对于中国革命来说,她就是一个

乳房般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