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农村青年李继承的城市生活》:新时代城乡故事的浪漫演绎

来源:文艺报 | 司敬雪  2019年05月17日08:43

城乡是一个恒久的人文话题。古往今来,中国人一直在城乡之间往复流动,也一直演绎着属于自己的城乡故事。20世纪,西风东渐,文化下乡,最后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完成了中国现代国家制度的奠基。改革开放以来,新一波调整规划启动,从城市到农村,生产力的解放释放出巨大的经济活力,无论市民或是农民生活水平都有了大幅度提高。正如曾经轰动一时的小说《陈奂生上城》标题所示,由乡村到城市的单向流动是很长时期内中国人的心理预设。它为国家现代化提供了强大的精神动力,同时也存在着二元对立的思维偏颇,潜伏着后续难以为继的发展危机。近些年,这方面的问题日益严峻,一些有识之士大声疾呼引人关注,新的城乡思维正在逐步成为越来越多人们的共识,长期存在的单向流动思维惯性正在开始得到扭转。在这种情势下,一种新的城乡故事正在中国大地上弥漫开来,关仁山、杨健棣的长篇新作《农村青年李继承的城市生活》对此进行了浪漫的艺术演绎。

小说提供了中国本土城乡文化复兴的一种浪漫想象。中国是文明古国,很早就形成了自己的城乡文化。历史上,中国的城乡设计是一体的,城与乡之间不存在人为的鸿沟,发展也比较均衡。“少小离家老大回”,一个人年轻时不管走多远、去过多大的城市,返乡的路始终是畅通的。近代以来,民族生存面临深重危机,使中国大多数知识精英选择“走异路,逃异地”,盗取天火,来照亮中国的前途。中国历来是一个善于学习的民族。在现代化进程中,中国通过学习借鉴世界优秀文化,披荆斩棘,破浪前行。与此同时,城与乡二元对立也逐渐成为许多人的思维定式。城乡二元对立思维或许曾经为中国现代化提供过一些精神动力,但是现在它已经成为严重制约社会发展的心理桎梏。破除僵化思维,立足中国大地,重建城乡一体化精神结构,是时代提出的新要求。小说中,年轻的李虎申作为一位名牌体院的在读大学生,充满生活的热望和奋斗的朝气,是新的城乡故事的主角之一。他不再纠结于自己的乡村身份,而是找到自己立足现实生活的技术优势,自信地参与到在地城市的建设之中。他的哥哥李继承是一位公司保安,性格内向,缺乏与人交往的经验,开篇之初的他比较笨拙,甚至有些委琐。但是,李继承为人忠厚知错就改,身怀武功见义勇为,终于赢得城市原住民施雅东的谅解、好感甚至爱情。在义务辅导市民晨练的过程中,李继承逐渐找到了融入城市生活的通道,并最终获得自信。小说敏锐地捕捉到现实生活中新的变化、新的人物、新的故事,是对新时代城乡故事的浪漫演绎。

小说具有比较浓郁的生活气息。中国经过100多年的浴血奋斗,特别是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赢得了民族独立,建立了现代民主制度,正在建成富强文明的小康社会。中国人靠着自己的双手,摆脱了饥寒交迫衣不蔽体的苦难历史,过上了比较富裕的有尊严生活。从城市到农村,中国人的理想追求开始由吃饱到吃好,由活着到活好,越来越向往充实的精神生活。小说中,大学生李虎申兼职做健身教练,为市民提供专业健身指导,自己也获得一份不菲的收入。李继承为完成爷爷的心愿,在公园招募武术戏《李家佐》公益演员,周围市民一呼百应。俄罗斯留学生约兰达十分迷恋中国武术,执意要拜公司保安李继承为师。施雅东的母亲胡兰芬每天热衷健步走。她不但自己高举队旗,“目不斜视,一脸庄重、肃穆”,走在最前面,而且她还坚持拉着自己的外孙一起参加。范兵兵与陈晓康婚姻出现红灯,范兵兵为了挽救自己的婚姻,找来李虎申做专业指导。在李虎申的指导下,范兵兵练回自己的魔鬼身材,让丈夫心回意转,和好如初,而且终于盼来了他们的爱情结晶。整部小说情节始终围绕普通的小人物展开,讲述的是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在柴米油盐的喜忧中折射出时代的新变化。这样的故事,是作者在现实生活中捕捉、摘取的,散发着浓郁的生活气息。

小说比较引人注目的是几个女性人物形象。花月街办事处主任施雅东是一位城市原住民。她工作认真负责,富有原则性。同时,她对进城务工农民不抱任何偏见,热情为他们提供周到的服务与帮助,甚至对来自乡村的公司保安李继承产生了好感、爱情。或许,施雅东的感情世界还可以进行更细致深入的挖掘,但是,这样一个城市新女性人物形象身上,无疑表现出了新时代新的性格特征。梅朵是一位富商的千金。她身上却没有一般“富二代”常见的骄奢颓废,而是始终坚持隐匿家庭身份,靠独立打拼来赢取自己的世界。同时,她对初入城市的李继承充满尊重与同情,并利用自己的董事长千金身份暗中对他进行帮助。来自俄罗斯的留学生约兰达,身上有一半中国血统。她由衷喜欢中国武术文化,而且有着过人的武术天赋。小说最后暗示,她应该是100多年前从李家佐出走的义和团赵姓师弟的后人,一定程度上寓示着中国文化由迷失到重获自信的百年历史变迁。最让人牵挂、心痛的是乡村女孩赵香梅。她固执地抱持城乡二元思维,执意要清除自己身上所有的乡村元素。她学城里人走路说话、学城里人美容染发,甚至要舍弃自己原来的名字,改成她心目中城里人的名字“赵伊蕾”。她一心一意要把自己变成彻头彻尾的城里人,其实是传统二元文化制造出的分裂性格,流露出内心深层严重的文化自卑心理。赵香梅在一次意外火灾里香消玉殒,她的生命也永远定格在被自卑不停咬噬的不良状态,令人痛惜不已。小说中的女性人物个性各异,但是全都美丽、阳光、善良,是作者呈献给读者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新的时代画卷正在徐徐展开,新的人物正在不断成长。随着时间的推移,新的时代会为作者提供更加丰富的生活内容和更加多样的人物形象,相信作者也会不断推出新的佳作,书写新的时代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