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社交阅读的硬币两面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 周慧虹  2019年05月18日09:37

网络信息技术对人们工作、生活的强势介入,正在愈益深切地改变着社会文化生态,当然,亦包括大众阅读。过去那种独对孤灯的传统阅读方式不再一枝独秀,相应地,一种融阅读与社交功能为一体的文化交流日趋流行。

不管是通过同城用户互借进行陌生人社交的支付宝“读书圈”,还是依靠微信用户链进行熟人社交的“微信读书”,都致力打造一种类似“线上读书会”的社交圈。而一些有书共读的小程序,在为趣味相投读友牵线搭桥的过程中,还有意设置种种任务,引导读友“跳起来够果实”,以此调动他们的阅读热情。

社交阅读是对传统阅读方式的颠覆,让参与者既享受到阅读的欢愉,还收获了人际交往的和谐,一举两得,难怪受到广泛追捧。

就像一枚硬币有正面与反面,社交阅读让一些人欲罢不能,同时亦存在问题,其中不容忽视的一大问题就是容易使人焦虑。笔者一位朋友对于社交阅读情有独钟,谈及使用感受,他坦言“看朋友在读什么,对比自己在读什么,看朋友读了多少,对比自己的阅读进度条有多少”,时间久了,他感觉仿佛置身于阅读“竞技场”,时常为压力与焦虑所困扰。

细究起来,其压力与焦虑缘自两个方面:其一,在阅读速度。看到别人书读得多、读得快,遂不免自叹弗如,乃至于逐渐乱了方寸、失却信心。其二,则在于阅读内容。一个网上流传的关于读书鄙视链的段子颇为直观,“看小众书的看不上看畅销书的,看畅销书的看不上看鸡汤成功学的,看鸡汤成功学的看不上看网文的”,如此一来,无形之中社交阅读便因审美和品位的不同而被打上标签,分出三六九等,尤其是阅读分享时,面对他人评价,那些喜欢读浅层次内容者易因评价者流露出的层次优越感而自惭形秽。

其实,关于读书,不少人认可它是一件私人化的事情,所以,只要自己去读、读得快乐充实就好,没必要攀比或看别人脸色行事,给读书设置这样那样的条条框框。鲁迅先生曾言,“每一本书,从每一个人看来,有是处,也有错处”。一本书如此,关于阅读内容、速度,大抵亦如此。当参与社交阅读者不是听从别人的言语摆布,不是跟在别人身后亦步亦趋,而是积极主动而非矫揉造作地向高效阅读者学习时,社交阅读带给自己的才会是快乐与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