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诗刊》2017年11月号上半月刊|李云:晚霞,还有我从晚霞中牵出的一匹小马

来源:《诗刊》2017年11月号上半月刊 | 李云  2019年05月23日08:56

一条河流的梦想

 

我在竭力回避一条河流的张扬

我干枯过

断流,生锈,我被限制

 

那时浪花带给我的所有激情

都被五月平定

 

现在是七月了

洪水来得那么突然,迅猛

我可以澎湃了,可以汹涌

 

多么美好啊,郊野大象

我甚至可以恣意汪洋,但我不能

 

我知道,在人间要想活好

就必须放低自己,惟有低下去

才能与大海融为一体

 

这一天,我需要紧紧地抓住两岸

小心翼翼地把身子放平

 

这一天,我低吼着

飞溅着,一路推开那些沙石和垃圾

我向海游去

 

 

上古云镇

 

总有一些不能抵达的地方,是让我们

一生遥望的,比如“上古云镇”

它的名字就是一种呼唤

比如上古云镇的蝴蝶

它们飞舞在我的想象里

携带了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

一个在地球上

也不能找到的上古云镇,在我脑海中

不断地闪现

这比抵达更美好

“想象着,就是真实了”

可我多么迷恋上古云镇

我迷上了上古云镇的蝴蝶

它们每启动一次翅膀,都带来一场灵魂的风暴

那些隐秘的出走

和微微的疼,那些美的、小小的慌乱

多么栩栩如生!上古云镇,像极了一场爱情

 

 

月光祭

 

沙沙的风声再一次把你我

带入作案现场,那是在无人的山顶

飞翔有着奇异的美

 

你也是美的,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半个月亮

可你突然不声不响改变了去向

 

可是昨夜你突然回来

你指着客厅里的盆桔对我说:你看这几枚叶子

枯萎了,死了,可是这棵盆桔没死

 

你说:我也没死。我死去的,只是几枚叶子……

 

 

迷局

 

“把皮肤撕开,露出洁白的肋骨!”

像是一场赌注

我常常惊讶于身体中那股狠劲儿

 

是的,相对于灵魂而言

肉体又算什么

如果不满意,瞬间就可以把一切结束

 

——可是,不能结束。

——打针吃饭

——吃饭打针,这真实的疼痛和反抗

都是对未知的迷恋啊

 

这当然是一场迷局。在神界

有人举棋不定

而我,依然迷恋尘世中那枚白子

 

它白鸟一样,一次次嘶叫

一次次振翅。多么孤独的人世啊

我不反对一只白鸟携带的影子

 

 

苏醒的石头

 

这怎么可能?可是真有人用油画刀

剖开了一块石头的记忆

月光下,我一层一层地醒来

谁说不是呢,人生的美好

有时就是独自怀抱的这块石头

独自珍惜,成长。

绕着世界走了半圈之后

我又回来,独自寻找昏睡中的另一个自己

那些块茎、那些根芽

都不重要了……你知道

就是这智慧而灵性的人生

也有让人哽咽、哭嚎的时候

可是哭过之后的我

越来越透明,越来越充盈了

哎哎,时光啊你用石头

砸过一个女人的影子,可你又用石头

再一次把她还原成少女

这多么好,风声继续在身体里鸣响

那紫色的紫色的海啊

继续在身体里摇晃。一片春天的石楠。

 

 

那时的人间

 

那时绿妖游在水里,你在岸上

而心在树下,一片南国树叶的气息

让人难舍难分

那时鸟鸣清澈

一粒一粒滑落

我们说起一休,也说起了盲女森

我说:如果你能认出明月旧时的模样

你就能认出我的灵魂

 

而那时的人间,凡人的心装满了爱恨情仇

我们的心只装清风明月

那时风吹拂着

一阵一阵撩拨我们的树叶

风,吹过了你我

 

 

和谐

 

落日、灯塔、海平线,我一再把你

和我梦中的那头狮子,放进我熟悉的海湾

 

那应该是我某一世的故乡

——日落之时的岛屿、燃烧的大海

 

黄色的房子,还有那旋转的红葡萄酒

我总是凝滞在一种回忆之中

 

——哦,一种渴,先于爱

抵达了我的内心

 

——那无数次与狮子的交锋

——那宠物般的温顺,我一次次看见你

但再也记不清你的五官

 

后来,我一遍一遍去往那个海边

落日,晚霞,还有我从晚霞中牵出的一匹小马

 

还有那头火狮子

它们就那样陪伴着我,陪伴了我

 

——我已不再难过

随处和谐,享受,是另一种快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