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铸造车间(组诗)

来源:奔流1957(微信公众号) | 蓝蓝  2019年06月12日08:30

铸造车间

 

那时我十四岁,熟悉这个车间

所有的工序,并记得

戴安全帽的供应员围着原料转悠

挑选严肃厚实的三角铁板

狡猾的半圆,以及成吨

被削成螺旋状的铁屑

——倾倒在化铁炉边

 

工长一定跪着检查粘土湿型砂的目筛

表情像是阎王派来的判官

这些人都深谙砂箱180度翻转的奥妙

远远超出对镜子的发明和创造

于是他们也就放任一部模具的法律和

由其造成的空在被空所充满的空的拥挤里

不停地争辩——

 

当然,乌有才是繁育的秘密:

翻砂工手中的魔术是实与虚的转换——

抑或姑娘们懂得,绣棚上没有樱桃

只有樱桃的影子必须提前于未来,以便

被樱桃替代——当然这是个比喻:

它们是自己的矛和盾,是自己的分裂

和不可分——最终它们一致变成

对创造它们的人的判断——

直到开始浇铸的时候

车间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直接说吧!——那时我便知道

为了让这一切化为诗

一个人需要冷酷地校准他的翻砂模型

彻底背叛它以获得它最忠诚的支持

并要切记——必须在废料熔化炉中

 

点燃比愤怒更大的火焰——

 

难以入眠

 

在一个时间里你挖着它的煤

死人们把它运到可见的地面。

 

你听到敲墙声

一下,两下

那些失去手指的残掌。

 

这漫长的巷道走成一种

不属于你的语言。

 

黑夜将它翻译成血泊中的果园

枝头成熟着累累的石头。

 

啊,你曾吃过世上最甜的苹果

在赞美的舌尖——

 

那是你的苦役,你永远的

不安

 

工匠:在地狱之外

 

 

或许造一座天堂。最廉价的材料

也是最昂贵的。那人说

 

指尖外没有世界。无意义的泥土

粘在手掌上,一如漫不经心的星光

占据夜空。

 

关节粗糙,却能抟出给孩子的礼物

或者一朵泥蓓蕾在每一瓣的形状上

悄悄绽放,散发芬芳

 

或者说一颗心可塑造手中的想象

一边亲吻一边与它搏斗,直到

风吹来,叶子婆娑

 

泥土是泥土未来的生长,在指尖上

 

花儿挣脱那满是泥污的手飞走

像蒲公英,从尘世的掌握中逃脱

 

也像星星在燃烧时落进眼底

溅起真实的泪光。

 

对太迟说……

 

对太迟说

不晚。

太阳没有落山,月亮没有升起。

 

向不说是。向时间说无限或

停止。

用果实祝福尚不存在的蓓蕾

以触摸造出五根手指。

假如坟墓中的呼吸掀开泥土

在我的眼眶里就能

 挖出你。

 

对悔恨说

正好。

对虚无说

意义。

痛斥多余而赞美饥饿捕获的富足。

把确定之锚抛进

你的声音深处。

 

自由在绳索里。

锁在钥匙中。

离别时我无限地靠近着你。

 

写诗

 

在一些词的粉身碎骨里

你钻出来。

 

一道宽大的伤口。

 

从中你用五种方式丈量四季的尺寸

挑出你的神经元

并对尚且意义不明的颤栗贴紧你的嘴唇。

 

这一吻

是你全部的爱。

 

如其所是

 

我在我本身所能呈现的世界的面孔

是一口深井所创造的天空的面孔。

 

云在其有限的无垠里飘。

 

一只鸟会俯冲下来

以为那是飞向天空倒映的海。

 

我没有失去一块石头。

 

守住这滴水和这朵云。

 

作者简介:

蓝 蓝,生于山东烟台,后随父母到河南。14岁开始发表作品,出版有诗集:《含笑终生》《情歌》《飘零的书页》《内心生活》《睡梦睡梦》《诗篇》《蓝蓝诗选》《从这里,到这里》等,出版中英文双语诗集《钉子》《身体里的峡谷》两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