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上映四天票房突破五亿元,影片不尽完美但仍成了“眼泪收割机” 《烈火英雄》:忘记了电影,记住了英雄

来源:文汇报 | 王彦  2019年08月05日08:18

《烈火英雄》剧照。

观众们红着双眼走出影厅并表态“无条件支持”时,这部讴歌当代消防员的电影,已抵达了现实主义的一重理想——从作品到现实,抛开艺术的创造,记住真实的英雄。

“这群最该被关注的人,终于被拍成了电影。”这是影片上映前,人们的普遍感慨。

“请忘了我们,记住他们。”这是片方在各地路演时,演员们重复最多的话。

改编自真实事件、填补内地相关题材空白的电影《烈火英雄》上映四天,票房5.5亿元。有学者认为,影片不尽完美。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尹鸿与上海戏剧学院教授石川的观点很相似:这部“120分钟里可以哭110分钟”的影片在节奏上缺了点张弛有度,抒情时又少了点克制内敛;无论从灾难类型片的角度抑或英雄叙事的方面,都欠了分火候。

但瑕不掩瑜。观众们红着双眼走出影厅并表态“无条件支持”时,这部讴歌当代消防员的电影,已抵达了现实主义的一重理想——从作品到现实,抛开艺术的创造,记住真实的英雄。

大银幕上只是真相的一部分,读懂他们是观影最大的意义

滨海市石油码头管道爆炸,牵连了整个原油储存区,火灾不断升级,爆炸接连发生。火场不远处伫立的危险化学品储藏区,如同虎视眈眈的魔鬼等待被点燃……危情逼近,他们以血肉之躯在烈火与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间筑起防线。他们就是和平年代牺牲最多的消防英雄。

《烈火英雄》是从这起火灾切入的。作为内地第一部银幕上的火场营救,“贵”是电影制作中的关键字。九成以上用实景搭建的镜头,75%的火情为真实爆破。以至于有些观众审慎提出:过多密集的爆炸,过于残酷的画面,是否阐释过度了?

对此,导演陈国辉说:“相反,大银幕上只是真相的一部分。我们甚至做了美化、理想化。”影片改编自鲍尔吉·原野长篇报告文学《最深的水是泪水》,真实的火情远远超乎想象。有两个数据作证。其一,镜头外,那个真实的犹如炼狱般的火场里,整个港口的TNT当量大概为200万吨以上,是影片表达的十倍。其二,片中为解除化学品爆炸危险,消防员需要手动关闭阀门,按故事的描述,每个阀门8000转,而事实是80000转。

在监制刘伟强看来,如是“美化”,其实内核是搭一座桥,引观众去了解真实的消防员。“片中的场景观众已经难以置信。一旦了解真相,他们会更加震撼。这就是我们做电影最大的意义。”

例如欧豪所饰徐小斌牺牲的镜头,如果没有影片,观众根本意想不到,消防员不是牺牲在火海,而是葬身水下。徐小斌的角色原型是当年大连支队战勤保障大队远程供水编队分队长张良,由于原油泄漏,比重大的原油与海水搅到一起变成了泥潭,一个海浪劈头打过来,他再也没钻出水面,年仅25岁。

又如影片里,消防员们不舍昼夜地操练,他们负重奔跑,他们读秒登楼,他们24小时、365天,时刻待命。有个场景在影片上映后广为流传,被视为电影最好的宣传之一。某地,影片正式开场前三分钟,11名观众集体离场。原来,他们是组织来看电影的消防员。场灯未暗,指挥中心的警报传来,任务即命令。他们的消防车,就停在影院门口。

与中国观众共情,是国产电影独一无二的有效武器

纵观世界影史,火灾类的佳片并不少。韩国的《摩天楼》、美国的《勇往直前》、日本的《等救火的日子》等,都是“最美逆行者”的篇章。为何观众为《烈火英雄》洒下最不吝啬的眼泪?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说:“有些泪水,或许是电影的升格镜头、背景音乐带出的情绪,但有些不完全是。”他一直推崇“共同体美学”的概念,认为这种贴近中国观众的现实感、真实感是国产电影让人认同、满足观众深层次感情需求、心理需求、价值观需求的最有效最有利的武器。“并且,这样的武器,永远是好莱坞大片拿不走的。他们的影片再酷炫,一定程度上也是‘于我如浮云’,无法打动内心深处的情感,无法与我们建构起基于价值观层面、思想层面的共同体美学。”

《烈火英雄》里,细抠了几对父子。江立伟因过失造成队友牺牲,连自己的儿子都对他心存芥蒂;马卫国处处优秀,却始终难以等到当军人的父亲一句夸赞。这两种父子关系,浓缩了东方式父亲的含蓄、深沉、严苛。再以人群的奔逃为例,江淼的母亲四下寻找孩子,遇上孤立无援的孕妇,母亲决定暂缓找孩子,救人第一。意外并幸福的是,她在送孕妇到达医院时,见到了她的孩子。那一刻,“与人为善,天地自宽”的美德既是中国人世代信奉的,又具有如此真实朴素的催泪力量。

一则采访视频里,消防员们被问及最深的牵挂,他们所有人都低下了头:“我最怕孩子长得太快,我来不及陪他。我最怕父母老了。”

家国情怀于中国观众,是这样长久生效的情感磁场。多了几分家国情怀,暑期档可以像烈火一样燃起来、旺起来,中国电影同样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