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王立群:让古诗词活在当下语言里,走进当代人心中

来源:封面新闻 | 张杰  2019年08月19日07:26

中国历史上自古就有点评诗文的传统,或圈圈点点,勾勾画画,标注名句;或于字里行间,纸页留白之处,记录三言两语的感悟。近年来,当代学者评点古典诗词的作品,也屡见不鲜,形成一股阐述热潮。2019年8月,曾在《百家讲坛》担任主讲人深受欢迎的“明星”学者王立群教授,推出的诗词鉴赏新作《王立群妙品古诗词》,由东方出版社出版。8月17日上午10点,王立群做客上海书展,做了一场诗词鉴赏演讲,让人见识到与解读《史记》“画风”不一样的王立群。

在《王立群妙品古诗词》中,收入了王立群对100首经典古诗词的解读文章。行文风趣幽默,金句频出。尤为令人注意的是,他的解读视角非常现代新颖,比如认为范仲淹的《江上渔者》是北宋版的“舌尖上的中国”;读李商隐的《无题》诗,写的是一场“确认过眼神”的美丽遇见与回肠荡气的无奈转身;品评张九龄的《感遇·其一》,品出的是“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自己”的自信与坚守,等等。他还适当运用了不少亲和度高的流行语言,拉近了古典诗词与当代的距离。比如“宝宝心里苦”,比如“确认过眼神,遇见了对的人”等。……每解读一首诗,写成一篇文,还起了一个挺文艺范的标题。比如解读屈原《离骚》,他起的标题是《男子化妆亦疯狂》。解读《诗经》的文章标题是《被误解的天蝎座》等等。

古典诗词与当代隔着茫茫的时间,如何更精准理解和把握其中的精髓,王立群也分享两条核心秘诀:一方面,聚焦诗歌经典名句,捕捉诗歌的关键与核心,有振领提纲之功。一些经典诗歌能够被历代反复传诵,不少是从其中的经典名句开始广为人知的。因为名句的惊警,蕴藉的丰富,它甚至能够脱离诗歌原初文本,独立出来,具备超越诗歌本身的意义;另一方面,关注经典名句的文本意义、传承及演化,力图建立另一种理解诗词核心的“语境场”。

封面新闻:您从什么时候开始研究古诗词?与研究《史记》相比,您更偏爱哪个领域?

王立群:我研究古诗词应当说是从1982年研究生毕业开始的,在河南大学教授古代文学的时候就开始深入接触古诗词了。讲《史记》和讲古诗词对我来说二者不矛盾,都是我在大学里讲的课,所以应当说这二者是一致的。

封面新闻:您的书中有很多流行语,给人感觉您的心态非常年轻。您是如何感知年轻人的语言的?

王立群:这些语言都是日常脱口而出、自然流淌笔端的。因为我每天都上网,在网络上看到了大量的网络语言、流行语言。我觉得有些流行语言其实是非常生动、有趣的。用流行网络语言来点评古诗词,表达古诗词的意境,让古诗词活在当下的语言里,也是一种让古诗词走进当代人心中的一种方式吧。所以我倒是很愿意这样去做的。

封面新闻:而在当下流行短视频,节奏更快的情况下,如何欣赏缓慢和安静的古典诗词?

王立群:现在是短视频流行,是科技大趋势。这不是哪一个人能左右的。古诗词是农耕时代的产物,比较安静缓慢。但是,即使是快节奏的时代,我相信,也会有很多人喜欢慢节奏的诗词。

封面新闻:现在语文教材加大了古诗词的比重,您怎么看?

王立群:我觉得这是件值得拍手称赞的好事情。因为古诗词毕竟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华之一,而且非常适合学生时代学习。同时我建议教师多鼓励学生自学,相信学生的自学能力,允许学生去看一些学者们写的书,这样的话不仅学生的知识面得以拓展,对语文教材、语文课本的学习也很有好处。

封面新闻:您如何看近几年的古典诗词热?这种热度,您觉得会一直持续下去吗?

王立群:其实一直都有不少人喜欢古典诗词。但据我观察,在大众群体中形成全国规模的“诗词热”,应该是从央视的诗词大会开始的。这个诗词大会已经举办了4季,我都参与了。至于未来者大会能办到多少届,我无法作出判断。但我想,不管是热,还是冷,都很正常。理性看待中国古典诗词,是可取的。但就目前来说,根据目前部编教材中,古典诗词的比重增大,尤其是在高考中的份量不断加大的趋势,诗词热,还会热下去。

封面新闻:在读书和做学问方面,有什么好方法,可以跟年轻读者分享?

王立群:我34岁才考上研究生,37岁研究生毕业。在这之前我教过小学、初中、高中,后来研究生毕业,也教过大专、本科、硕士、博士、博士后等,除了没有教过幼儿园,一个台阶都没落。如果说我有什么学习经验,那就是,坚持学习,不断学习,自学。我考研究生就是用一年时间,把大学本科四年的功课自学了一遍。我讲秦始皇,讲到他的生父之谜,我就去借了一套妇产科的书来看。一个星期内,我把妇产科的书自学了一遍。